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企业如何在疫情过后抓住时机实现跃进发展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3月29日 11:09

今年年疫情防控战在全国打响的同时,对于众多企业而言,也是一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役。疫情的爆发,带来的不仅是生离死别的苦楚,更多的是,灾难之后的企业的孤军奋战和无法重建,这是一场企业与员工共存的生死之战:员工担心失业,企业主担心运转不良,每个人都被卷入了这场疫情风暴中。

根据《中欧商业评论》的《清华、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如何穿越3个月的生死火线》的报道,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67.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85.01%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23日,A股在春节假期后开市,沪深两股有3000多股近乎跌停,哀鸿遍野;26日,已经成立13年的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29日北京“K歌之王与全部员工、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210日,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创始人兼CEO张继学宣布裁员500人自救.......疫情的延续必然带来经济的萧条,疫情后的企业应该如何迎接挑战? 

近期,很多文章说了各种消减成本增加现金流的文章,岂不知这些都是传统手段,传统企业如何消减成本?如何扩大影响力?如何做大做强增强抗风险能力?大形势下的房屋租赁行业又应该如何发展?这些才真正应该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应该思考的问题。

首先,互联网有什么优势?

第一:互联网将个人能力放大,比如,现在很多人可以一个人利用互联网就可以做一个企业,像微商、互联网培训等等,而在个人能力被放大化的互联网形势下,给传统企业也带来了机遇,将企业平台化,为个人提供发挥的舞台,不仅企业可以获得发展,同时也可以减少极大的人工开支成本,这难道不是一个极好的节流方式吗?

第二:互联网的打破了时空概念

互联网的发展,不再是早八晚五,年轻的一代甚至在中国过起了美国时间,互联网24小时365天均可工作,如何挖掘碎片时间,能合理利用碎片时间就能极大提高功效。

第三:互联网可实现无门店

企业的成本,除了人工成本,材料成本外,最大的一块可能就是门店租金成本,通过互联网大平台,完全可以实现无门店经营,无门店经营最大的劣势是让很多人对服务的信用担心,那么寻找一个可靠的诚信平台就成为重中之中。

疫情之下,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来看,产业互联网的意义要比消费互联网更为重大。企业借力互联网,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传统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更有效地组织生产、更快捷地实现产品的流通和销售,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提升生产效率。产业互联网模式将重新定义行业、产品、组织,也将重新定义竞争。企业只有在变化中应对变化。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企业发展只有两个方向。

首先是平台化企业,在产业领域通过多种方式做大做强,贯通产业链上下游,提高效率,最终形成行业巨无霸。企业拥有足够的上下游资源,才能够打造产业互联网平台。

第二个选项是细分市场的小而美企业,聚焦打造产业链条上的精准一个小点,一个细分产品,占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这样的企业在产业链整合过程中,将继续占据优势地位。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将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企业发展也要有发展的眼光,不仅要从现在看,还要能站在十年后看趋势,用互联网技术来重新构造整个产业链条,了解用户,创新场景,赋能产业链上下游企业。

以服务型的租赁中介及互联网平台为例。截至目前,全国流动人口接近近3亿人,而租房人口超过2亿人。传统中介靠门店服务,门店成本高,人员成本大,最终都要把成本转嫁到本不富裕的租客身上,所以,近20年来,租赁市场上始终是一个矛盾体,无论房东和租客,都对经纪人持有负面评价。但传统的信息发布平台,只管收费不管结果,经纪人在各种费用和生存压力下不得不使用各种手段,造成恶性循环。

目前网络出现了一个叫租客网的平台,平时没有专门分析,但这次疫情下,却发现了这个平台为什么不像其他平台收取广告费和端口费的原因。原来租客网的核心模式在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模式,租客网不但为合伙人提供完善的后台管理系统,还给公寓运营方、房源方免费提供了全套的房源管理系统,再往下游给租客提供全套的售后服务支持,甚至平台里的租客惠为租客解决了优惠吃喝的问题,更有甚者,平台竟然还为租客提供了用手机就能完成工作的兼职赚钱机会,只能说这个平台还是非常有远见的,这是一个完美的商业生态系统,通过平台打通上下游资源,通过免费服务解决上下游的难题,而通过完美的服务,解决了租赁相关群体的绝大部分必要需求,因为作为租客就是有个舒心的住的地方能吃好是关键,而对于很多经纪人来说,他们也可以通过平台实现诚信的业务往来,不用再背骂名。 这个平台应该是中介、公寓运营方和有志于再房屋租赁行业做一番事业的人不错的选择,因为通过这个平台,真正可以利用互联网实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获取资源,真正实现开源节流,增加抗风险能力,或许这个平台也应该是房屋租赁从业人员的一个跳跃支点。。

此次抗击疫情不仅仅是一场全民战争,更是一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关键一役!企业只有坚强的活下去,才能拥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去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员工只有和企业并肩作战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定,为了国泰民安,为了阖家团圆,上下一心,我们有必胜的信念和意志!

太宰治说:先试再说吧!破局之后,亦有春天来到!正如租客网所说,为梦想,做租客


相关推荐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

四招教你轻松识别租房套路

很多人都有租房的经历,而且我们大部分人找房子都是通过中介来的,中介这个职业是服务与业主和租户之间的,但如今却“黑中介”横行,广为租赁市场诟病,更令广大租客和房东深恶痛绝,如果我们租房或者出租房屋时万一不小心遇到了黑中介该怎么办呢?租房黑中介骗钱的基本招数1.虚假房源——蒙:黑中介为招揽客户,会在某些监管不严的平台发布虚假房源,并且故意报低租金,如一套3000元租金的房子,中介诱骗租客说2000元,等人来了,就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再带租客去看贵的房子。就算房主都已经把房子租出去了,中介还会继续发布该房源吸引租客,但租客想着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吧,于是“黑中介”的阴谋就得逞了。2.文字游戏——坑:有的中介公司在《租房委托书》中设陷阱,如协议只有房东的义务,没有经营者的义务;只有房东的违约责任条款,没有经营者的违约条款;有时房东与租客见面后只是聊了几句,互递名片,但没有达成交易,也算“代理服务成功”,以此来收取房东的费用。3.内外勾结——骗:一种是与房主串通来骗。消费者与房主谈妥当,中介公司就拿到了中介费。当消费者准备租房时,房主告知,此房有变不能出租了,消费者再找中介公司时,得到的答复是已经中介成功,得付中介费。要继续找房还得再交钱。还有一种情况:房主是假的,就是个与“黑中介”内外接应的托,骗术基本与前一种相同,这种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多点。如何识别黑中介?四招就能解决:一看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二看房屋经纪备案证书;三看经纪人员资格证书;四看能否提供正规。四项不全的,不要租。同时,可以多上网搜索媒体曝光的租房黑中介信息。如何避免黑中介?租房一定要找正规的中介和正规的租赁平台,那些监管不当,松散的平台,最容易寄生“黑中介”,导致黑中介越发泛滥。但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平台,都会允许黑中介存活,比如租客网。你还在防范“黑中介”?有了租客网,你确定还不来体验下优质的租房体验感吗?

2020年05月07日 13:45

租客网:公寓运营商们,2020年的你,还好吗?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1日 14:23